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想更好地浏览网站,请升级你的浏览器: IE8+ Chrome Firefox

回到顶部

思想建设

当前位置:首 页 - 思想建设

我这样走进了民建

浏览次数: 723


随着年龄递增与知识积累,我慢慢形成了自己做人原则:低调、正直、清白。为此,在走出校门前就抱定了不介入政治及政治性组织,做一个无拘无束的守纪、守法公民。从走出校门不久,到一九九四年底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前,仅在“文革”中有过短暂间歇,几乎年年都有好事者前来游说加入组织的问题。尤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、参加省委党校举办的党外人士学习班后,一些党派的省级主要负责人邀我参加他们的组织,都被我一一谢绝了。

一九九四年深秋,听到来自方方面面的信息:建议我加入中国民主建会。由于说的次数多了,给我原本平静的生活荡起了一点点小波。为了尽快消除这种被我视为不协调的小波,我打算会会从未谋过面的“大人物”。在我发出信息不久,我便接到了“要来”的通知。为了接待来客,我向公司办公室预定了公司大楼三楼的中型会议室。

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天气,中共衢州市委统战部孔祥楷与李春宜两位领导驱车前来,到我办公室大约已是上午十点了。他们走到门前时,当时我背朝门脸朝窗,正在忙着处理问题。当我听到:“这是不是龚总的办公室”时,回头见到两位后,连忙放下手中之活,打算引领他们到会议室小坐。不料,孔部长早有安排,要我与他们同车前往巨化集团公司下属的生活服务公司开办的“红双喜”饮食店见面。我不想沾他们的光,回答说:“你们先去,我骑车随后便到”。对此,孔部长还认为我的“架子大着呢”。

当我走进饮食店小包厢时,他们已点好了三个小菜和两瓶啤酒,此时我才感到“上当”了,初次见面怎可“受禄”呢,但事已至此,也只好客随主便了。入席后,孔先生除了开场的几句客套话外,便约我大谈起双方的工作往事。我当然不会谈什么我的往事,但我却认真地听着他的侃侃陈词,此中虽然偶有李副部长的插话、或被问及时我的简单回答,但主角绝对是孔先生。虽是初次见面,却有老友相聚之感。由于气氛融洽,不知不觉已过去几个小时,似乎从不认识便到了“老朋友”的境地。临别前,李副部长开口说:“龚总,我们来意你清楚,那事请你考虑考虑。”孔部长接着说:“老李,我们走吧,我想信龚总会成为我们的朋友!”一件在我看来根本不可能的事,就这样轻易地办成了。

从这件小事上,我看到了先生的为人,先生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方法。

先生的言行举止,充分展示出孔圣人的嫡血传承。《论语·学而》中有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他与我虽是初次之交,但他用他那种特有的坦诚,毫无隐瞒地讲述着他的往事,声情并茂,从而充分赢得了我对他的人格之信任。“信”可打天下,也可服众人,诚信可取他人之心也!经过这次相聚,我深信他不是“说客”,而是一个可信的“人物”。

人是有情感的动物,因而有“人以群分,物以类聚”之说。人之交,情为上,这就是我们常说的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吧。先生不是以高官临位,不是以上顾下,更不是应付差事的人。在接触中,他是一个《论语·季氏》中所说的“益者”(《论语·季氏》“益者三友,友直,友谅,友多闻”),能与这样的朋友相交,正如清人张潮所说:有多闻直谅之友,谓之福。

纵观历史,大迂回战略曾有过两次辉煌:一次是成吉思的“骑兵神术”、另一次是毛泽东的“小米加步枪”。大迂回战略表面看路线弯弯曲曲,实际上是通向目标的康庄大道。大事是如此,小事也不例外,这次“小店”之事,就是孔先生大迂回战略的成功。

我与孔先生的日后多次接触中,受益匪浅,无论是“道”、还是“法”,他都给了我许多、许多。我能与这样的良师益友相触,真是难得、真是幸运。(龚泽球)

?

作者系原市政协副主席、民建市委会主委

?



??